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中文電臺沙加緬度臺慶 嘉獎傑出社區領袖 19:00 日本國際媽祖會歲末聯歡 盼續為臺日宗教文化交流努力 18:00 紀念國父誕辰 金山僑胞緬懷 17:00 首屆全球海外青年僑務論壇登場 86位僑青返鄉參與 16:30 南加州成功大學校友會慶 葉俊麟接任會長 16:00 泰國中華會週年館慶 紀念國父誕辰 15:00 亞洲科學園區年會 暌違10年登「台」 15:00 資本支出拉抬 台經濟氣候指標半年首轉正 15:00 非洲產業領袖 逾20人訪台 15:00 總統:不該對人民開槍 港府應回應民主承諾 14:00

我的同學穆罕默德

2018-11-01挪威奧斯陸 Tracy提供  移民札記
挪威語的課堂,把來自各處但一起來到這個國家的人們聚在一起。
挪威語的課堂,把來自各處但一起來到這個國家的人們聚在一起。
十月的挪威秋意濃。
十月的挪威秋意濃。
語言學校是移民們建立人際網路的一個起點。
語言學校是移民們建立人際網路的一個起點。

十月,是我在挪威開始新生活的第一個秋季。我常常聽說秋天是在這北方國度裡最難捱的一個季節。天氣逐漸從夏天的溫暖轉冷,時不時下雨的陰濕天氣讓人心情陰鬱。每日的日照時間快速的縮短,草木也一下子轉黃凋零,每天都可以感覺到時序的轉換,這些小細節,讓我想起了家鄉。

為了協助新移民的融入,挪威政府提供挪威語及社會文化課程。同時,新移民也可以在這樣的社交環境中,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開始建立人際網絡、交流情資、互相扶持。

我的挪威語課堂上,也有著許多背景、國籍各異的朋友們。一個班級的同學大約二十位,來自十幾個國家,其實並不會特別注意到哪個同學。開始比較認識穆罕默德是在課堂的對話練習裡。他開著玩笑問我和另一位同學:「你們的國家應該找得到工作吧!為什麼要來這裡?我看你們還是回家吧!這裡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的。」

穆罕默德來自敘利亞,並不是窮困的國家,但是因為戰爭和政治的因素,原本身為新聞記者的他遠離故土來到了他鄉,成為「難民」。不管是「移民」是「難民」,每個選擇都有其中的艱難,我感覺穆罕默德對於來到此地有種不得已的心情。

穆罕默德寫得一手非常工整娟秀的阿拉伯文,臉上蓄著花白的大鬍子,儼然是稱得起先知名號的穆斯林。我從沒有問過穆罕默德的年齡,但是從言談中了解他大約還不到四十。蓄鬍是可蘭經古訓裡尊貴男性的象徵,但現代的穆斯林許多都已換上西式服飾,女性不必一定要戴著頭巾,而男性蓄長鬍給人的印象就是個老古板,許多年輕男性早就不做了。鬍鬚的修整、維護、清潔可都要花時間。說起來,漂亮清潔的鬍鬚,每天要花的功夫不下化一臉妝。從這一點看來,蓄長鬍鬚的人與其說是一個人地位的象徵,不如說是一種固執性格的表現。

慎重而固執的穆罕默德,將從圖書館借來的課本每一頁影印後裝訂成冊來使用,避免弄髒課本。妥當裝訂好的影印書上佈滿了他只用鉛筆做的單一色阿拉伯文筆記。他的筆記和文具也極為乾淨整潔,都是清一色的白色,自己在上課之前鉛筆削得尖鈍適中。

在二十幾位同學當中,女性占了大多數。穆罕默德顯然對於被女性包圍的教室有些不自在,每次上課都盡可能地坐在角落。在秋季的課程開始不久之後,對老師的講解,好幾次露出困惑的神色,但可能不好意思,沒有舉手發問。一次上課,我坐在他的旁邊,發現他在偷瞄我的筆記一邊抄,我把作業本移過去一點讓他抄。抄完之後,老師發了測驗卷寫。穆罕默德小聲地和鄰座的我說:「我們一起做吧!」於是我們開始討論並寫下答案,也開始在下課時間多聊了兩句。

聊起話來的穆罕默德,是個純樸直率的大男孩。大鬍子的他自稱是個吃貨,還是個大廚。雖然他煮得更好吃,不過在家必須讓太太煮,尊重太太在廚房的大權。和大部分從遠地來此的移民朋友一樣,大家都對挪威菜不太滿意。穆罕默德說,就因為自己太懂吃,要適應這裡的食物真的有困難。手機相簿一開,都是阿拉伯美食烤肉照片,感覺香味都飄出來了。穆罕默德說,烤肉還是中東人的東西,當然其他地方是比不上的。這位吃貨家庭主夫,在同學們的讚嘆聲下,隨意分享幾道用挪威超市可得的簡易食材來製作的家常阿拉伯醃菜和醃魚食譜,大家如獲至寶。回家後我也立刻做了一罐穆罕默德式醃小黃瓜放冰箱,酸爽的口味特別適合搭配烤魚和烤肉。

在全球化的今天,不必曾經住在伊斯蘭國家,也多多少少認識幾位穆罕默德。穆罕默德是伊斯蘭教先知,據非正式的統計指出,也是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名字,可見穆罕默德在穆斯林的心中有何等的美意和尊貴。穆罕默德們的父母在命名時,是如何對孩子充滿無比的期許,以致於即使這個名字已經這麼多人使用,還是堅持要取。

離開了自己的原生家庭,千里迢迢來到挪威的穆罕默德,就和世界上各地離鄉背景的移民,和我在內的僑胞們一樣,或許每個人的背後或許都有來自不同的故事,卻心中共享著一些平凡瑣碎的甘苦點滴,還有一些對家人故鄉的懷念愁緒。
 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