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關閉視窗 搜尋
  • 日期:
  • 資料筆數: 每頁:  資料排序:
  • 新聞類別:
:::
西雅圖FASCA首次線上會議 轉型線上持續學習 06:00 摩根大通:台灣防疫佳 經濟受惠科技業相對樂觀 05:00 籲中國懸崖勒馬 蔡英文:行政院成立專案助港人 00:00 西雅圖中華會館 感謝僑委會提供臺灣口罩助防疫 00:00 高血壓、動脈硬化 腦中風「致命殺手」 16:00 日經︰去年台資回流 西進的5倍 15:00 華航首班水果類包機 玉荷包芒果直航日本 15:00 實體振興券銷售管道 首波鎖定4大超商 14:00 WHA秋季復會 外交部:關注提案是否獲適當處理 13:00 台日俄合作 滯俄台人搭日航抵日本轉機返國 13:00

台商培育工業種子教師 印尼政府歡迎

2019-08-26中央社訊  人才培育
福爾摩沙技術中心19日完成今年第一期機械加工教師培訓,25名印尼高職教師將成為種子教師,將操作電腦數值加工工具機的知識傳授給學生。(中央社提供)
福爾摩沙技術中心19日完成今年第一期機械加工教師培訓,25名印尼高職教師將成為種子教師,將操作電腦數值加工工具機的知識傳授給學生。(中央社提供)

(中央社訊)由印尼台商成立的福爾摩沙技術中心剛完成今年第一期機械加工種子教師培訓。印尼官員說,這項計畫協助提升職業教育,培育推動工業4.0需求的人力資源,印尼非常歡迎。

位於雅加達西郊唐格朗(Tangerang)的福爾摩沙技術中心19日舉辦結訓典禮,共同承辦的印尼工業部職業訓練署派人力資源開發官員尤莉雅(Yulia Astuti)出席典禮。

尤莉雅向中央社記者表示,為了推動印尼進步,印尼政府提出多項方案,其中一項是提升職業學校的教育品質,訓練達成工業4.0目標所需要的人才,「我們非常歡迎這項促進產學需求媒合的計畫」。

福爾摩沙技術中心由印尼PT Intermesindo Forging Prima公司董事長、僑委會僑務委員高應昌成立,成立3年來已訓練150名學員,第一年畢業的高職生已進入職場,去年起與印尼工業部合作培訓100名高職教師,今年同樣以培訓100名種子教師為目標,本週有25人結訓。

福爾摩沙技術中心的老師李瑞昇有30多年精密機械製造技術的教學經驗,已自台灣的職業訓練中心退休。

李瑞昇說,教學內容以機械最核心的技術為主,利用電腦數值控制(CNC)的車床、銑床等工具機,訓練學員編寫程式的能力,製造應用於多元產業的加工零件。

李瑞昇說,印尼以加強電腦數值控制技術為工業發展方向,因此挑選教CNC的老師受訓,印尼的機械加工技術與台灣有很大落差,技術中心不只協助印尼提升工業技術水準,還做紮根工作,而「培訓種子教師是最快的方式」。

參與這期培訓、來自蘇門答臘亞齊省(Aceh)的高職科技機械教師布迪(Budi Perdana Putra)說,受訓課程很有用,他的學校只有兩台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沒有老師會操作,學生也只學理論,「希望學生未來都會操作CNC工具機」。

同是這期學員、在高職教工業機械的老師摩拉迪爾(Maradil)來自巴淡島(Batam)。他說,他的學校沒有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回學校後可能無法操作,希望印尼政府能和產業合作,提供CNC工具機供學生練習使用。

今年20歲的穆罕默德(Muhammad Ilham)兩年前自高職畢業後到福爾摩沙技術中心受訓兩個多月,目前受僱於製造挖土機零件的台灣廠商永鎰機械廠。

他向中央社表示,他在機械廠擔任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操作員,念書時主修輕型汽車工程,學到的都是教科書內容,到福爾摩沙技術中心才能實地練習操作技巧,很實用。

福爾摩沙技術中心用於教學的工具機等機械都是台灣製造,工具機的控制系統則用台灣、日本、德國等世界大廠的品牌,讓學員熟悉使用不同控制系統的工具機群組。

高應昌說,使用台灣製造的器材培訓學生將有助提升台灣工具機在印尼的銷售量,穩固台灣工具機的市場。

高應昌說,台灣工具機全球出口排名第4,在東南亞則排名第一,「但是後有追兵」,韓國、中國已經追上來,未來甚至印度都可能趕上,如果沒有努力把基礎紮好,5年或10年後,銷售量很可能會下跌;如果在這期間用台灣工具機培訓學員,可以建立他們對台灣工具機的品牌認同。

他建議政府思考可行的方式,協助印尼政府購買台灣工具機供學校使用,台灣繼續培訓老師,而學生使用台灣機器、台灣教材,「他們會永遠記得台灣這個品牌」。

目前學員結訓後可獲得雙方政府的認證證書,部分學員甚至通過丙級技術師的檢定。

高應昌說,印尼工業部和職業訓練總署建議他,不妨思考讓福爾摩沙技術中心納入印尼的教育體系,成為正式的學校,「這剛好符合我的想法」,他已經申請讓福爾摩沙技術中心成為二年制工專,也已購地興建宿舍。

高應昌幾年前也創辦三輪慈善基金會,結合印尼台商的力量,從事急難救助和各種公益、志願服務活動。他說,有印尼政府、老百姓、環境的幫忙,他一個普通的台灣人才能在印尼創業,「回饋他們,這是我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