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關閉視窗 搜尋
  • 日期:
  • 資料筆數: 每頁:  資料排序:
  • 新聞類別:
:::
無懼疫情 資策會估台灣今年IC封測產值微幅成長 12:00 外交部與台安醫院再度合作 與北美分享抗疫經驗 11:00 感謝工具機英雄 賴副總統:一起加油讓台灣更好 10:00 蘇貞昌促做好三倍券前置作業 鼓勵國旅 09:00 台美線上對話 助太平洋各國後疫情超前部署 08:00 就是今天! 防疫解禁需注意以下事項 07:30 世華南加分會線上講座 解說PPP紓困金豁免還款方案 00:00 國家人權博物館推動人權教育 受國際肯定 14:00 政院通過海洋政策白皮書 擬定向海致敬政策 13:00 政院:台灣防疫成功讓中國看到民主並不脆弱 12:00

台灣繪者高妍畫沙洲男孩 勾勒村上春樹父子情

2020-03-31中央社訊  文教
作家村上春樹4月底即將出版的新作,封面與內頁插畫創作者為來自台灣的繪者高妍(圖),她是插畫家也是漫畫家,曾獨立出版多本作品。(中央社提供)
作家村上春樹4月底即將出版的新作,封面與內頁插畫創作者為來自台灣的繪者高妍(圖),她是插畫家也是漫畫家,曾獨立出版多本作品。(中央社提供)

(中央社訊)作家村上春樹4月底即將出版的新作,封面與內頁插畫創作者為來自台灣的繪者高妍,她受訪時透露,很感動自己十分崇拜的村上春樹願意信任她,也在插畫中見證父子間的傳承意義。

日本出版社「文藝春秋」25日宣布,村上春樹即將出版的新作「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其實是...(暫譯)」,封面與內頁插畫創作者為台灣繪者高妍,掀起台日兩邊的討論,因為這是村上春樹首次與台灣創作者合作。

村上春樹這本新作集結2019年在「文藝春秋」雜誌6月號發表的紀實性散文,書寫他與曾經歷過戰爭、沉默寡言的父親的點滴回憶。

高妍是插畫家也是漫畫家,過去獨立出版「房間日記」、「海的画報」、「荒原」、「1982:毫不重要的一年」、「綠之歌」等插畫集與漫畫小冊。2018年以全漫畫形式出版「綠之歌」,呈現她對日本搖滾大師細野晴臣音樂的熱愛,不久前的新作「間隙」則描繪音樂能跨越語言的故事。

高妍接受中央社訪問時,侃侃而談與村上春樹的緣分。她提到,第一次收到文藝春秋編輯來信時,即使在日本當過交換學生,仍反覆看了幾次日文內容,才確定放心地驚呼,她竟然要畫自己崇拜的小說家的新書。

高妍被找來畫村上春樹作品插畫,是因日本玄光社與翔泳社出版插畫家圖錄裡介紹她的作品,被村上春樹的書籍設計師注意到,覺得整體氣氛與新書契合,村上春樹在看過作品後,果斷決定「就全部交給她」。

書的封面上,與71歲村上春樹名字並列的,是23歲高妍的大名,她臉上露出一種被偶像提到的滿足感,並表示聽文藝春秋編輯轉述,這是村上春樹本人親自要求的。

高妍接到合作邀請,除了興奮與驚訝,更多是打從心底佩服文藝春秋,願意承擔啟用知名度不高創作者的風險,編輯用實際的方式,支持創作者的理念。

這也源於村上春樹直覺喜歡高妍的作品風格,文藝春秋編輯將村上春樹的話轉述給高妍,認為「在她的畫面中不知道是哪裡,散發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熟悉與懷念的感覺。」

高妍畫的12幅插畫,除2張是根據村上春樹提供照片所畫,其餘都是她投入文字中,消化且感受出來的畫面。因為非現實存在,所以富有詩意,原本私心想著特別用力的畫會成為封面,後來對方選了男孩坐在沙洲上紙箱的插畫。

那張封面的圖畫,讓想像的跨度成為她創作的靈魂,圖裡是個小男孩坐在沙洲上的紙箱裡。高妍解釋,其實那不是村上春樹,而是她想像篇章中村上春樹談到父親彷彿被遺棄的回憶,靠著意象而畫出來。

看來文靜的高妍,喜愛大自然,不管投稿在日本雜誌,或過往的插畫與漫畫小冊,都出現森林、植物、山、海與灰濁的色調。因此,村上春樹新書大量出現海邊跟防風林的意象,傳達出的畫面有種與自己內心重逢的感受。

接到世界知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插畫合作,雖然忐忑,但幫心目中大師級人物作品作畫卻不是每個創作者能遇到的機會。高妍回想過程,去年12月接到文藝春秋的合作邀請,從今年1月初到2月初的創作時間裡,她只能盡所能交出力量,像是為文字感動的部分,以插畫作為見證。

高妍最喜歡的篇章是村上春樹聽著經歷過二戰的父親訴說當年。看似簡單父子交談,高妍卻認為,村上春樹在聽說的同時,正在腦中複製父親傳承的記憶,村上春樹接受的不只是回憶,更是傳承父親看世界的方式。

「那個傳承很驚人,是種無法說出來,只能點頭的感動。」高妍著迷地說,這就是會說故事的村上春樹的魔力,可以將故事裡主角的生命經驗,化為所有閱讀者的共感,直擊內心的情感。

完村上春樹著作,像是對自己的挑戰,也是對出版界的發聲。高妍說,她在日本獨立漫畫看到令人讚嘆的作品,日本出版業界也很敢於挑戰設計的創新,幸運如她,可以在眾多不分國籍與風格的畫作中被看到。台灣也有很多充滿能量的創作者,更該被出版界看見。

如果插畫是一瞬的風景,那長篇連載漫畫就是她的私小說,漫畫不只是有趣的塗鴉,更可提升到文學性的價值。高妍說,當情感滿溢,腦中迸出故事來時,漫畫就是她的媒介,跟人訴說內心那些一草一木與人事物的小小世界。

經歷獨立出版,高妍感謝所有幫助過她的人,也感謝沒有放棄的自己,與持續創作的決心。那心底的不服輸,帶她跨過海洋被日本玄光社與翔泳社出版的插畫家圖錄收錄,讓她被細野晴臣看到,還在這麼多創作者中,被文藝春秋注意到,而能出現在村上春樹面前。

問高妍最喜歡作品哪個部分,她說,「當讀者看到作品的細節,給出意想不到的回饋,就是我心中作品完成的瞬間。」

還未見過村上春樹的高妍,期待即將到來的見面。她反覆地問自己,見到村上春樹的第一句話,「應該要說什麼」,陷入深思的她,似乎欣喜於要見到偶像,不自覺露出少女表情。